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
订阅
当前位置:孕妇网 > 妇科 > 妇科病

被体育老师要求带跳d跑步 (**小说)最新章节列表

时间:2022-04-26 作者:lijian22 来源:孕妇网
标签:
周二,工作日。 金城律所,刑事部办公室。 张伟自然是很早起床,并一大早就来上班了。 没办法,他可是要竞争年度优秀员工的人。 “张律师早!&...

  周二,工作日。

    金城律所,刑事部办公室。

    张伟自然是很早起床,并一大早就来上班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可是要竞争年度优秀员工的人。        

    “张律师早!”

    “张律师早上好!”

    “张律师您早,您早!”

    今天的张伟没有坐在自己的办公室,而是守在刑事部的办公区。

    部门的新人打卡后,全都朝着他打招呼,态度非常恭敬,问候的语气中甚至还带有一丝崇拜。

    张伟则是摆手回应,努力让自己保持着高冷和威严。

    “师傅,早上好呀~”

    但他的高冷和威严,在见到小徒弟有气无力的问候后,当即绷不住了。

    就见林雨萌带一头乱糟糟的头发,小脸上顶着两个黑眼圈,一脸没睡醒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小萌,你咋啦,昨天你赢了案子啊?”

    张伟一脸不解:“你这模样怎么就和输了案子之后,一晚上因为自责而没睡觉一样呢?”

    “师傅,就是因为昨天又赢了案子,太激动了,所以我一晚上都没睡着……”

    小徒弟睁着惺忪的双眼,有气无力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,看你的模样,再不睡觉的话,人都要没了!”

    张伟赶忙从林雨萌的座位上,抓起她最爱的小毯子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去我办公室补一觉吧,我的沙发归你了,今天别让我在办公室看到你,否则拿你是问!”

    “师傅,那怎么行呢,人家上班睡觉的话,心里头过意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老铁又不在,你别有心理负担,身体要紧。再说了,你天天摸鱼,我又不是看不到,这一次让你好好摸鱼一回,算是对你赢案子的奖励啦。”

    张伟说着,直接把小徒弟推进了自己办公室。

    待看到她终于躺下后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个小徒弟,就是不让人省心啊!

    还好老铁不在,否则……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张伟这才想起来,自己今天一大早守在办公区的任务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要等铁如云哦。

    这家伙已经几天没上班了?

    亏得他还是办公室领导,主要负责人,这都旷工快三天了吧?

    从上周五开始算,昨天和今天加起来,正好三天时间。

    部门大领导,三天时间不见人,这有些说不过去了吧?

    事实上,办公室的新人们也奇怪。

    怎么一开始带他们的铁老大,这几天一直都不见人影呢。

    这都六月份的最后一周了,一些总结性的工作,是不是要开始了呢?

    一般的律所,会在月底让新人们写总结报告,月度总结说明等等。

    可铁如云不在的话,没人吩咐啊。

    李月琴虽然很想这么做,但这种事情得大领导来定夺,她也才刚当上组长不久,还不能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所以,最关键的问题是,铁如云人呢?

    张伟见新人们都来齐了,小李也已经就位,可铁如云依旧没有现身。

    “不行,老铁指不定是碰上了事儿!”

    他想着,当即掏出手机,打了个电话出去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,请稍后再拨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电话中无法接通的提示音,张伟楞了一下。

    铁如云居然连电话都不能接了,这到底是遇到了啥事啊?

    得问问知道情况的人。

    整个办公室,要说唯一可能知道铁如云近况的,也就只有铁翠兰了。

    刑事部,总助办公区。

    自从铁如云升职,刑事组变为刑事部之后,铁翠兰也跟着升级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是刑事部的部门总助理,在刑事部内也有自己的行政办公区,甚至于金城还给她安排了两个助手。

    毕竟之前她负责的是一个组的文职工作,而现在可是一个部门,一个人的话工作量太大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铁翠兰正在带着两个女助理,一起忙活着文职工作。

    “小何,这个表格你做错了,我要的是统计表格,你给我整的不是数据报表,这些数字都需要套公式的!”

    “小周,让你申请的部门备料都申请了吗,下个月咱们刑事部就是部门运行第二月了,这些后勤保障都得跟上!”

    铁翠兰俨然一副大姐头的样子,正在教两个办公室新人做事。

    “翠兰姐!”

    突然间,办公室门口探出一个脑袋。

    “哦,是张伟啊,你来我们行政办公室做什么?”

    张伟的出现,是让办公室两个新人,小周和小何都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什么呀,忙活自己的事情去!”

    铁翠兰催促了一句,随后走到张伟面前。

    “翠兰姐,老铁在哪儿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表哥啊,我也不清楚他在哪儿,事实上我这个周末就没有联系上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联系不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还以为是你们刑事部事情多,他太忙了呢。看你的样子,难道表哥不是在忙刑事部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好家伙,老铁真失踪了啊!”

    既然铁翠兰这里没有老铁的线索,张伟只能告辞一声。

    他走得很匆忙,脸上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“这位就是那个张律师吧?”

    “看起来普普通通,没想到他居然是大名鼎鼎的‘杀人律师’啊!”

    “可能,这就是扮猪吃老板吧,看着平平无奇,但内心显然住着恶兽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听说当律师的,心里头一肚子坏水,这个张律师的心里头,一定装着一片海吧!”

    就在张伟走后,行政办公室的两个新人,小声嘀咕了两句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张伟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,自己的名号在金城律所内很大,非常大。

    但张伟现在可不关心自己的名气,也不关心行政职员对他的态度。

    他现在关心的,是老铁在哪儿?

    从铁翠兰这里没有找到线索后,张伟只能另寻他发。

    他首先想到的人,自然是贴心小棉袄,温柔可爱的“二闺女”赵潇潇了。

    张伟当即掏出手机,准备给赵潇潇发送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叮咚!

    可消息还没发出去呢,另一条消息打断了他。

    【夏千月:这个人是不是你们办公室的啊,在我们这里拘留了快30个小时了,看他的样子好惨哦?】

    【夏千月:「图片」】

    看着夏千月发过来的一张图片,张伟楞在当场。

    图片中是拘留室,漆黑的铁栅栏之内,坐着一个表情颓废的人。

    他穿着西装,坐在角落里头,一脸的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张伟一直念叨的铁如云。

    【张伟:憨憨,老铁怎么在你们那啊?】

    【夏千月:不知道呀,又不是我们7组的案子,我也是今天提嫌犯的时候,发现他有些眼熟/疑惑】

    【张伟:那行,我马上过来!】

    张伟放下手机,赶忙走到李月琴身边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老铁在哪了,我去找他!”

    叮嘱一句后,他再次给张心炎发了一个消息,让其准备好车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车辆从地下车库出发,直奔武协拘留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武协,临时拘留室。

    铁如云本来就是一个看起来很颓废的人。

    再加上被关在拘留室超过30个小时,他现在更加颓废了。

    一阵脚步声在拘留室外响起,林若男出现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不好,铁如云的案子也是重案1组的人负责。

    审讯员偏偏好巧又是林若男。

    “铁如云,你可是律师,而且还是金城的律师,还是刑事辩护律师,我相信不用我来说,你应该也清楚自己犯了什么事!”

    林若男说着,脸上有些许的鄙夷,“像你这样的人,怎么就会犯这种低级错误,还被我们逮个正着呢?”

    “我是冤枉的!”

    铁如云回了一句,但这句话他自己听着都好笑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刑辩律师,他听到最多的话,就是委托人口中的这一句。

    没想到有朝一日,他自己也来了次身临其境。

    “以你现在的状态,连为自己辩护都办不到吧?”

    林若男摇了摇头,随后说道:“而且就算你能为自己辩护,我们也有目击证人,还有那个女人的证词,你逃不掉的!”

    “我没想过逃,我是清白的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,可你当时给了钱,我们还看到那个女人在车里和你暧昧,甚至要脱你的衣服!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那是误会!”

    铁如云抬起头,为自己解释一句,但眼中却仿佛没有了光。

    林若男看得出来,眼前这位现在的心态,估计是崩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你,我会选择让你的同事辩护,你是有权请律师的,要不要我帮你去联系金城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!”

    听到林若男要帮忙,铁如云却连忙阻止。

    “哼,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顾忌这些影响?”

    林若男见此,嗤笑一声,脸上更显鄙夷。

   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铁如云在怕什么,无非就是怕自己的事情影响到刑事部的脸面,影响到律所的形象。

    可这些都是虚的,都是身外之物,你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吧。

    “铁如云,我最后再和你说一次,其实你可以认罪的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律师来咯~”

    就在林若男准备义正言辞,再次警告一句时,一声急促的招呼声,是打断了她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林若男的心“咯噔”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棘手的人来了!”

    她不用看,都知道迎面走来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因为这声音她可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未闻其人,先闻其声。

    张伟!

    金城律所刑事部的王牌,地检总部最头疼的敌人,他们刑事调查科一样将此人列为了“危险人物”。

    当然,不是刑事犯罪上的危险人物,而是律师中的危险人物,两者有本质区别。

    其实,后者反而更危险!

    “哟嚯,林组长,这么巧啊?”

    张伟来到拘留室前,和林若男打声招呼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装出一副意外样子,看向拘留室内。

    “老铁,你怎么老铁,怎么在这里看到你呢?”

    “张……张伟啊,你来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铁如云勉强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林组长,老铁这是怎么回事啊,不妨你来和我说说呗。哦对了,我怀疑你们虐待了他,不然我家领导那么精神的一个人,怎么现在成了这样,请你们赶紧解释一下这个情况!”

    “对了,我还要请医生来评估一下我领导的身体情况和精神状况,麻烦你们去联系合作的医疗机构,要是我领导的身体出了一丁点问题,我一定会让你们赔偿的!”

    听到张伟又问自己,还提出了很多要求,林若男又是一阵头疼。

    果然,和一个懂法并且不怕他们的人交锋,就是让人头疼。

    关键对方提出的要求,他们还没有办法拒绝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在这等着吧,我去联系医院,并且给你去准备案件报告!”

    林若男表示,自己真不想看到张伟,所以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“张伟,不至于吧,我感觉挺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你感觉很不好,并且身心俱疲,精神压力很大!”

    张伟直接打断了铁如云,并且义正言辞道:“老铁,调查科可以临时拘留你最多48小时,现在才过去了30个小时,你不想继续在这间拘留室待18小时吧,有医院的床让你睡,你还不满意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好吧!”

    铁如云被张伟说动了,郑重点头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林若男带着医院的人来了,后者一行人直接用担架将铁如云抬走。

    一直到看着铁如云被送上了救护车,张伟这才放心。

    “林组长,我现在说明一下,我们领导刚才已经正式聘请我为代理律师了,你可以告诉我他的情况了!”

    “喏,都在这份报告里头,你慢慢看吧!”

    林若男说着,将一份报告的复印本直接递给了张伟。

    “林组长别走啊,案件的详情,我还得找你问问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会安排手下人和你联系,有问题直接联系他!”

    林若男表示,自己是一刻也不想和张伟打交道了,赶紧开溜。

    “怎么,我是洪水猛兽吗?”

    张伟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他这么和善的一个人,怎么这么多人怕自己呢?

    这都是世俗人对他的误解,他张伟可是很好说话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他招来张心炎,继续开车返回律所。

    在车上,他直接开始翻看案件报告。

    “卧槽,老铁居然嫖娼!”

    结果看到第一页,张伟直接绷不住了。

    铁如云啊铁如云,没想到你看着这么老实的一个人,居然也会……

    不过也对,老铁快40的人了。

    据说还是单身狗,连个女朋友都没有。

    偶尔放纵一回,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。

    对于铁如云的行为,张伟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铁如云毕竟不是自己,自己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啦。

    “嫖娼,是什么地方,价格怎么样,那里的姑娘好不好?”开车的张心炎听到张伟的话,也顿时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臭弟弟,开你的车吧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,要不要我联系小舞姐,就说她弟弟准备去找个好姑娘洽谈人生?”

    “别,我不说话还不行吗!”

    听到张伟要联系张心舞,张心炎当即闭嘴。

    “等等,什么是好姑娘?”

    “哦,是我们刑辩律师的行内话,好姑娘就是指古代的青楼女子,那时候也叫妓女,这个叫法沿用到现在,很多人也喜欢喊她们小姐,但我们认为这种都属于女菩萨,也称好姑娘!”

    张伟科普了一句。

    主要是“好姑娘”三个字,听着没有妓女那么让人反感,就算说给外人听,也不容易招来白眼。

    张心炎表示赞同,并且心中暗道一句:我也想认识好姑娘,我都这么大了,连个姑娘的手还都没牵过呢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金城律所。

    刑事部办公室。

    张伟回到律所后,没有对铁如云的事情进行声张,而是回到了自己办公室。

    沙发上,林雨萌还睡着呢,小毯子被她踢到了沙发下,两只手胡乱挥舞着,嘴角哈喇子留了半张脸,睡姿十分感人。

    不过张伟也没心思去管她了,替她重新盖好小毯子后,就开始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老铁出去嫖娼被抓,这种事情可太丢人了,还得顾忌部门的脸面。

    总之,这件事影响说小可不小,尤其是老铁还是律师。

    不过张伟也奇怪,因为根据案件报告中写明,嫖娼当事人中的女方,是一个“流莺”。

    流莺也是行内话,意思是流动性质的好姑娘。

    这种属于没有固定的工作岗位,是好姑娘中最低端的档次,一般一次的价位也就几十到几百块之间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老铁可是咱们刑事部办公室的负责人,就算要去嫖,应该也会挑选一些档次高一点的吧?”

    “就比如金城俱乐部的那些个兔女郎,虽然是公交车,但档次起码上去,而且在金城俱乐部里头,也更加安全不是?”

    “再不济,你去一些会所或者模特公司,外租几个公主或者商务女模,也比找流莺要好啊?”

    “那些个女模特,S牌、T牌的,档次也挺高大上,这才对得起你刑事部负责人的身价嘛。”

    张伟忍不住单手扶额,暗骂铁如云不争气。

    他现在作为一个老司机,正在点评铁如云这个新手司机。

    这刚上路就出“交通事故”,这辈子都别做“司机”了。

    “小薇?”

    但就在翻看报告时,张伟却发现了一个有些耳熟的名字。

    那个流莺的名字,铁如云好像曾经提到过。

    张伟的脑海中,想到了一段话。

    周四下午从金城俱乐部返回律所时,铁如云接到了一个电话,好像就是这个小薇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这案子里头有问题了!”

    张伟暗送一口气的同时,脸色也有些不自然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的话,铁如云很可能是被人陷害的?

    会是谁呢,还是其中存在一些巧合?

    这一点,值得推敲啊……

    “张伟,不好啦!”

    也就在张伟思考之时,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。

    “小李,别一惊一乍的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啊,怎么啦,怎么啦,我偷懒睡觉的事情,被人发现了吗!”

    这一声喊,是打断了张伟的思路,甚至还吵醒了在沙发上熟睡的林雨萌。

上一篇:三十公分大巨蟒征服少妇(激烈粗口H)最新章节列表    下一篇:返回列表    本文链接:http://www.sojingjiao.com/fuke/fk/74419.html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