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
订阅
当前位置:孕妇网 > 妇科 > 妇科病

公车小说林蔓蔓_有肉的古言

时间:2022-09-23 作者:lijian22 来源:孕妇网
标签:
“哒哒哒~” 时间逐渐推移,天色已经开始发暗,平原的雪地里有上百骑燕军正在策马狂奔。 领头是狼狈不堪的慕云端康和百里慎,身后的这百余号护卫一个个浑...

 “哒哒哒~”

    时间逐渐推移,天色已经开始发暗,平原的雪地里有上百骑燕军正在策马狂奔。

    领头是狼狈不堪的慕云端康和百里慎,身后的这百余号护卫一个个浑身是血,还有不少人身上带着伤。      

    数千神鹰军为了护着慕云端康逃离死地尽数留下来阻敌,几乎战至了最后一刻,神鹰军副将喇子儿花也丧命在薛天的刀下,和主将符龙一起命归西天。

    燕军所部十万之众,得脱重围的只有这么区区百十号人。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慕云端康受不了长途的颠簸,终于勒住了缰绳,百余骑纷纷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百里慎回头看了一眼没有追兵才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扑通扑通~”

    一名名士卒翻身下马,准确的说不是跳下来的,而是栽下来的。先是一番血战,然后又是高强度的行军,他们已经是精疲力尽没有半点力气。

    “嘎吱嘎吱~”

    慕云端康也跳下了马,手掌胡乱的捧起一把雪就往嘴巴里面塞,毫无燕戎太子爷的风范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太饿太渴了,只能靠积雪来充饥。

    “呼~”

    略微恢复了一点体力的慕云端康四仰八叉的往雪地里一趟,大口的喘着粗气,嘴里还在不住的问道:“咱们还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百里慎的目光往四周一扫,粗略的估算道:“大约一百出头。”

    “十万人,就逃出来一百人。”慕云端康凄惨的一笑,喃喃道:“凉王这盘大棋下的是正好啊~”

    慕云端康的表情很是苍白,自幼从军,就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惨败,还差点把自己的命给丢了。

    在这逃亡的半天时间里,慕云端康仔细的思考了一下凉军从头到尾的举动,终于理清了思路。

    这次的战事其实从右骑军出现在辽东时就开始了,尘岳先是骗他们调军前往辽东,削弱北凉关外的军力,然后再派出玄武军在天狼关露面,威慑慕云幻,逼迫慕云幻像自己求援,最终再调动手上的所有主力合围武关大营。

    凉军的每一步走得都很稳,没有露出任何破绽,导致慕云端康的调兵也在按凉军预想的走。

    至于朔风城的克烈查,慕云端康已经懒得去骂了,那里铁定是一场惨败,不然左骑军绝不可能从背后杀出来,克烈查能不能活下来还是另外一回事。

    唯一让慕云端康想不通的是,三万右骑军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辽东赶到北凉的?难不成凉军都长了飞毛腿?

    “殿下,此地不宜久留,咱们还是应当尽快找一处安身之所啊。”百里慎小声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这荒郊野外的,没有半点给养,回头一群人饿也得饿死了。

    “啪啪~”

    慕云端康站起身掸去了屁股上的雪花,沉声道:“派几匹探马向天狼关方向游弋,争取让申屠辰风带兵来和我们汇合。咱们这两天估摸着只能抓几只野兔充饥了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百里慎苦笑一声,没想到自己竟然也会沦落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色漆黑,武关之外亮起了许多火把,照得整片战场如同白昼。

    武关的战事终于结束,战场上看不到一名燕军在反抗。凉军将士们正在四处打扫战场,压根就不用去检查有没有活口,反正都要把脑袋割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噗~噗噗~”

    一座巨大的京观拔地而起,就位于原先燕军的帅帐位置,那面八爪雄鹰皇旗很是讽刺的插在京观面前。

    一名名凉军骑卒正从四面八方赶来,然后将手中的人头狠狠的甩进去。

    寒风吹拂,鲜血很快就会冻住,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空中。

    恐怖如斯~

    但是这些个凉军骑卒却是脸不红心不跳,压根就没有皱一下眉头。

    尘岳骑着马在战场上缓缓的溜达着,薛天陪在他身边轻声的说着战况。此次大战凉军损失很少,因为当左右骑军假如战场时就已经变成一面倒的屠杀了,唯一的损失就是一开始双方骑军的互相冲阵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两人就看到了大腿上绑着绷带的燕宏毅,正一瘸一拐的指挥士兵打扫战场。

    “呦,燕帅挂彩啦,啧啧啧,看样子许久不干活,马上功夫生疏了啊~”薛天嬉皮笑脸的开起了玩笑,都是老兵油子,一眼就能看出燕宏毅的伤势并无大碍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!”

    燕宏毅狠狠的瞪了薛天一眼,然后就像没事人一样拍了拍自己的伤口,龇牙咧嘴的说道:“老子只不过是自己摔了一跤,正好摔在了刀口上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尘岳两人大笑出声:“燕帅撒谎脸都不红,当真是厉害,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听说脱脱不花被燕帅给剁了?不错,大功一件!”尘岳笑呵呵的夸奖着。

    这个脱脱不花,每次北凉关外有战事都会遇到他,简直就是个犯边的专业户,尘岳都烦了。

    薛天咧嘴一笑:“那燕帅厉害,比我厉害!”

    燕宏毅终于得意的挑了挑眉,意思在说咱虎豹骑可不是吹出来的。

    很快,一棒子武将都围拢在了尘岳的周围,不止有步文山、钱子默等骑军将领,还有褚玉成和夜潇潇等人也出来了。

    在骑军战事进入到尾声之后,夜潇潇就带着步卒出城参战了,顺带着帮忙收拾战场,也让那些个从各地巡防营调来的士卒见识一下什么才叫大战。

    至于马灵儿和诸葛糊涂则是没有出城,这尸横遍野的战场实在是不适合他们。

    褚玉成抱拳朗声道:“王爷,战场已经打扫完毕,除了慕云端康这小子带着百十号人逃走,十万燕军全军覆没。”

    众将表情轻松,一个个昂着头看向尘岳。

    尘岳微微点了点头,没有放声大笑,而是朝着战场深深的弯腰行礼。

    众将瞬间站直身子,齐齐行礼。

    这一拜是送给那些战死同袍的。

    没有他们拼命死战哪来的这一场大胜?

    一拜过后,尘岳挥手大喝:“向凉地七州报捷!全歼燕军!”

    景泰八年冬

    武关之战终于落下帷幕,十万燕军全军覆没,鼎山的两万兵马亦无一人逃脱,燕军将领自克烈查、脱脱不花以下战死上百人,仅慕云端康率百骑逃离战场。

上一篇:腿张开生姜惩罚|女生说CY一次什么意思    下一篇:返回列表    本文链接:http://www.sojingjiao.com/fuke/fk/82463.html
热门文章